小學的時候,看了一篇長期在國語日報連載的狼的報導,印象深刻。狼並不是暴力與邪惡的象徵,而是有完整社會架構的群體動物,牠們不只愛護幼小,同時互相依靠,獵殺時團隊合作,休息時彼此舔拭愛撫玩鬧。最近英國電視播放了一連串和狼相關的報導,這些珍貴的紀錄片帶著我們到美國西岸的森林裡追尋消失已久的野生狼跡。


在被歐洲人佔據之前,北美洲原本是狼群的天堂。印第安人視狼為兄弟,尊敬牠們並向牠們學習。然而歐洲人來此殖民,在滅殺印第安人的同時也殺了上百萬的狼,向大自然爭地。狼因此而在美國消聲匿跡,只在加拿大的森林裡生存。然而,狼原是美洲的 top predator,食物鏈裡的頂級掠食者的消失,會造成其他動物的過度繁殖,同時擠壓植物及其他生物的生存空間。因此,一九九五年黃石公園以人工方式從加拿大運來十幾隻狼野放,並長期觀察牠們的活動。狼群的到來平衡了生態運作,同時也證明狼群存在的重要性。

 



然而,許多美國人仍然對狼群深惡痛絕。這些人認為,狼群與生俱來的獵殺能力非常可怕,牠們的利齒可以輕易地刺穿獵物的皮肉直達骨頭,牠們咬住扭轉的能力給獵物帶來極大痛苦。牠們的獵物可以比自己大好幾倍,沒有什麼難得倒牠們。這些人說起狼來好像在說一群冷血虐殺傷天害理的惡魔。但其實他們所說的,正像是人類自己。北美洲原是牠們的家,但人類卻將牠們完全滅絕,反而說牠們很可怕,不應該存在在這個地球上。這些人對狼的痛恨令人吃驚。

狼和人有許多相似性。兩者都是高度社會化的群體動物,兩者對環境的適應力都非常強悍。狼從北極圈到赤道區都可生存,從野鼠到美洲大野牛 (bison) 都能獵捕。也因此狼和人在北美洲互相爭地。就是因為牠們和人類那麼相像,人才那麼懼怕牠們。在華盛頓州的 Cascade 山區,長年來沒有狼的蹤跡,如今,生態學家發現狼群從加拿大翻山越嶺而來,為之欣喜雀躍。自然界等待狼群的回來太久了。然而,在牠們還沒完全定居下來之前,就差點被當地的居民滅絕。

 



這真的讓人心痛。其實 cascade 山區廣闊無限,有足夠的空間和資源讓人與狼共存。那望之不盡的山林可以提供狼群所需的一切。這些狼群也未曾對人或牲畜農地造成威脅。然而人們覺得自己獵殺別的動物是對的,狼的存在卻是不對的,在荒郊野外遇見牠們就是舉槍射殺,還剝了牠們的皮,再血肉模糊去首去尾地棄置。這些人跟他們口中的惡狼有何不同??

 

人和其他掠食性動物並不是完全不能並存。在許多紀錄片裡可以看到動物觀察家們和熊、狼等都有近距離的接觸,只要了解牠們的習性,就算在野地遇上,互相對眼,也能相安無事。牠們並不像電影裡的哥吉拉,沒來由地只想翻天覆地進行破壞。更何況人類所佔領的土地和所握有的火力實在太強大,動物只能勉強生存,根本無法和人類相抗衡。而我們卻不給牠們任何機會,一味地進行撲殺。生態學家非常期望狼群能重回牠們在美國的家鄉,然而人類的獵殺讓牠們前途堪慮。


下面兩個影片都是在講 Druid Wolf Pack in Lamar Valley 的故事。另外是長期於黃石公園工作的狼專家 Doug Smith 的影片。這次看的紀錄片 The Land of Lost Wolves 目前在 youtube 上看不到。不過這支紀錄片很真實地報導了在 Cascade 找尋野狼蹤跡的過程,有別於其他影片可用電子項圈追蹤的方式,同時也公允地播放生態學家對狼的期待與一般人對狼的憎厭,非常值得一看。

 

另外,以紀錄片贏得艾美獎的狼界名人 Jim Dutcher 和他妻子與狼共存的影片「 Wolves at Our Door」和「Living with Wolves」在 youtube 上也有。






 





 

創作者介紹

SummerVoyager 夏行者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