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考驗反省救台灣!?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其實,我並沒有很在乎台灣究竟是用什麼名義去參加WHA,或者也沒有很注意地評估這次參加年會,對台灣的前途有怎樣的影響。對我來說,有時自己的國家新聞看太多,真的會高血壓。不平之聲由更熱血的人來發,我呢,默默地提供一些我在倫敦學到的功課就好。

然而,看完上面這段影片之後,我不禁又血脈賁張,葉金川林郁芳,不要說別人丟臉,你們才是丟了台灣的臉,對抗議的學生罵丟臉,是民主國家聞所未聞的事情。第一,葉金川質疑留學生,第一個方式居然是用「講不講台語、是不是台灣人」。這一點本身就很奇怪。抗議活動每天都在上演,抗議英美出兵阿富汗伊拉克的,並不一定是中東人,也不一定是英美人。只要你有意見,你不同意,你當然有權利可以發聲,可以質疑。前陣子鋼琴大師齊瑪曼,在美國演奏會上,說「 Get your hands off my country。」不只是為他自己的原生國家(波蘭) 而抗議,他也為美國出兵伊拉克而要求美國反省、道歉,並表示如果美國不願反省他們的外交手段、他就再也不到美國來演奏。難道因為他是一個波蘭人,他就不能為美國出兵伊拉克發聲嗎?? (相關中文新聞請看焦元溥的文章) 而用「講不講台語」來斷定你是不是台灣人,或者愛不愛台灣,這更可笑了。這不是在助長族群分化嗎? 所以如果在現場是一個原住民留學生,他講的是卑南話、會唱鄒族山歌,但是他不講台語,他就不是台灣人、不能來發聲了?? 台灣很可笑,把語言搞得像身份證,不但是身份證,還像是一份忠誠宣言,講台語的最愛台灣,講客家的次之,講山地話的因為我們聽不懂、雖然他們比我們住還要久、但是愛喝酒又不事貢獻,所以再次之,講國語的可能跟中共有一腿,雖然我們(政客們) 上上下下都跟中共有一腿,但這是不能說的秘密(是的,愛周杰倫也是愛台灣),所以對講國語的要保密防諜???

語言是文化、是歷史、是藝術、很珍貴,它的確會有族群分化的現象,但它不應該用來當作分裂人民的武器,這個功課,學了幾十年,直到今天台灣的政府還學不會嗎??

第二,葉金川說「這是我租的地方」,請問你是用誰的錢,用誰的名義?? 不管你是說是台灣的錢、台灣的名義,還是「Chinese Taipei 」的名義,都是我們付的錢,當然有權來發聲,而且你是為這些人(抗議民眾) 所服務的,你當然有責任對他們說明,你說別人丟臉丟到國外,你自己才是耍官威耍到國外。

第三,林郁芳後來還在那邊大叫丟臉丟臉,難道你在那邊比誰的聲音大就不是丟臉了?? 而且抗議哪裡算是丟臉?? 到今天還會用「丟臉」這樣鄉愿的態度來面對質疑,除了欠缺危機處理的能力,欠缺民主政治的認識,跟中國大陸在奧運鬧得大笑話根本就是一模一樣!! 怕丟臉,其實更丟臉!! 人民本就有發聲的權利,本就有質疑政府的能力,勇於發聲是人民的職責,傾聽接納尋求解決途徑是政府的職責,但台灣政府卻老是把人民當小雞在管,而的確,很多的人民就把自己當小雞。真的,台灣人不用怕抗議,也不用怕什麼理不理性、靜不靜坐,勇敢的把我們的聲音讓全世界的人都聽到,才是我們的職責。其實,不要說是倫敦,歐洲國家的抗議文化才真的是蓬勃。他們的抗議,為他們帶來了進步,帶來了多元,還帶來了國際地位。我們當個幻想中的模範生,以為有天會被叫上台、頒發獎狀??抱歉,這是弱肉強食的世界,你想領獎狀,還不如自己印一份來自嗨比較快!!

這種「愛面子」的心態,其實就是一種對既定價值的臣服、卑躬屈膝。為了取得幻想中所謂的大眾認同,所以不敢去發展獨立的思考,不懂裝懂,不會裝會,沒有民主硬是大叫很自由,馬上的認同既定價值,當所謂的先進國家不斷地在挑戰、在創新、在革命、在尋求的時候,我們卻像是囫圇吞棗一樣吃下片面的結論,整個社會就像是學生時代考聯考一樣,想辦法背熟一個個教條,只要能在填充題裡填出滿分的答案,就是成功。如果你有所質疑,如果你想更深地去認識一個議題,如果你不能在十個字以內用對仗排比的方式寫出一個大家約定同意的答案,你就不能見容於社會。台灣,跟思想的囚籠有什麼差別?? 在別人的國家,聽到自己的人民發出質疑,沒有和人民站在一起、和人民溝通,反而用「丟臉、昧見笑」來斥責,深怕剛抱過大腿的手微溫就要消失,到底是誰不要臉??

我真的很驚訝台灣政府那麼不能接受批評。在英國,電視、報紙、藝文活動,一天到晚批評、極近嘲諷的能事,他們唇槍舌戰的傷兵,包括他們自己的歷史、人民、國家,也包含別的國家、別的文化、別的人民。甚至互相把 Stereotype 或是 prejudice 這些拿來作題材,諷刺自己的無知、也開別人的玩笑。但是這些批評,並不代表他們不愛自己的國家、文化,或者不尊重別人的歷史、立場。除了逞口舌之快,幽自己和別人一默,他們做了更多事情,包括媒體報導、包括公民教育、包括藝文展演,都在促進對異國、異文化、異視角的認識、欣賞、接納。所謂的尊重,並不是在嘴巴講講「族群融合」,不然就不會今天一遇到別人嗆自己,就質疑對方講不講台語,完全暴露自己根深蒂固的分化概念。當別人講了,還要說別人講得不好。學生說,她還會講hakka呢。葉金川你怎麼不用 hakka跟人家對話呢??

下面一篇文章,引自超克藍綠,值得一看。

抗議就是丟國家的臉?? by 孤鳥



看著這次我幾位好朋友在日內瓦面嗆葉金川的影音畫面,還有台灣媒體一面倒地在報導措辭上的貶抑,已經看慣歐洲媒體報導各種千奇百怪示威抗議方式表達訴求的我,此刻不免有個疑問:在國際場合向本國官員嗆聲就叫做「丟國家的臉」嗎?到底什麼叫做「丟臉」?什麼又是「沒見肖(be-gen-shau)」、「噱世噱種(shia-si-shia-jing)」?就因為抗爭、嗆聲、表達訴求嗎?



在民主國家,新聞裡看到各種議題的抗議示威似乎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但旅居海外這些年來似乎我從沒看過那個國家的媒體,會在這類報導裡面加上「讓國家顏面掃地」、「丟自己國家的臉」這類的措辭評論。民主國家的國民,透過示威抗議充分地表現自己的理念訴求,用台灣的講法也就是「嗆聲」。甚至為了達到訴求目的,在某些管制嚴密的場合,得用些技巧的突圍去引起注意。下面這個例子就是個很好的例證:



布希被丟鞋子嗆聲





但是似乎越不民主的國家,就越會對於這種抗議示威活動,給予「丟臉」、「喪盡顏面」的指控,就好比中國人看到法輪功、西藏(圖博)人士在國外抗議時,會認為是一種「丟中國人的臉」、「有損中國顏面」一般的反應。同樣被丟鞋子,小布希就不會像溫家寶一樣的風度格局,來自獨裁國家的領袖,就會說這種嗆聲是「卑鄙的伎倆」.




回過頭來看看這次葉金川在日內瓦被留歐台灣學生嗆聲的反應,可以發現葉金川與在場林郁方、李嘉進等人的反應,十分有趣的跟溫家寶的反應很類似,用台灣的講法也就是「見笑轉休氣」,不曉得是不是晚宴上法國紅酒喝的太爽,表現出十足的「惱羞成怒」。(題外話,反觀他的馬老闆喝完酒就不會這樣反應,只會在媒體面前表現出很粉味的大手一揮「沒有啦」~)

馬英九酒後吐真「性」




再次令人遺憾卻不意外的是,在場的一群台灣採訪媒體,跟著官方說法在那邊在報導措辭裡下眉批,指民眾對官員抗議行動「在友邦官員面前抗議,丟台灣的臉」、「讓台灣的國際形象蒙上一層陰影」、「讓台灣登上國際舞台,用這種惡劣的方式」、「國際形象重創,這叫愛台灣?」云云,然後整個台灣似乎就在這股「丟臉」的聲音裡看著這則新聞。且看以下三則台灣媒體的報導:



2009/05/18葉金川日內瓦晚宴.遭留學生嗆聲(民視)




民進黨支持者成功羞辱葉金川(東森)



留學生嗆聲 葉金川淚駁斥(980518)(華視)




但是令人感到莞爾的是,今天嗆聲的地方並不是在WHA會場裡面,也不是在場外,而是在葉金川請客吃飯的場合,如果要說這樣就叫做「在國際上丟台灣的臉」,這頂帽子是不是也戴了太大頂了點?



台灣這次獲准參加WHA,就事實論其實就是去向北京懇求「獲中國恩准」的結果,好讓馬政府有足夠的「credit」拿來做施政政績。台灣有很多輿論對此認為是一個實質的成就跟參與,但然後呢?似乎大家就又「滿意了起來」,好像只要能參與,名稱形式都不重要。我不禁要問這些高喊「丟臉」、看似很重台灣國家顏面的人,如今台灣被逼迫暨不准使用Republic of China也不准使用Taiwan,只能用Chinese Taipei這種四不像的稱呼,在國際台面上出現,難道就不覺得「丟臉」嗎?怎麼這下子卻又都不吭聲了呢?



我倒是覺得,那些堅定支持「中華」愛用「中華」來當我們名稱的人,建議你們如果真要想要喊「中華台北」又不想被北京喊成「中國台北」的話,或許應該考慮用 Chunghua Taipei來取代Chinese Taipei,就像「中華電信」那樣的外文稱呼Chunghua Telecom,這樣就不必再多費唇舌去跟人家力爭「中華台北」而不是「中國台北」了。台灣官方常說使用Chinese Taipei是一種「不滿意,但可接受」的名稱,是基於追求台灣「實質參與」的一種「忍辱負重」的「務實」作法,但終究還是道出了台灣是處於一種「忍辱」的情形下,難道台灣人這樣受屈辱、忍辱,大家就不會感覺到丟臉嗎?到底真正該感到丟臉的是什麼?



在我看來,用Chinese Taipei來代表台灣,本質上這根本就把兩千三百萬人所居住的地方矮化成一個城市,這種名稱也實在是在國際上夠讓人家頭痛的,這才是真正讓我深感丟臉的事情。回想起幾年前在馬德里世界盃跆拳道錦標賽,我坐在那幾位拿到奧運跆拳道獎牌的選手旁,替台灣選手加油時所喊的Chinese Taipei口號,別說這麼一串字光是喊出來就比人家沒力,更是喊的讓人覺得心酸跟羞愧丟臉,因為我們竟然連自己的本名都不准喊出來,原來在國際上我們的本名是如此地羞於見人,看在現場國際人士眼中,喊出這種奇怪的國家隊稱呼更讓我自慚形穢。




很遺憾,民主化發展迄今已有不少時日的台灣,對於民主國家抗議示威的常態仍然抱持這種「丟臉」的觀念,甚至掌握「第四權」的媒體亦仍然是這樣的水準。感覺上,台灣的人似乎向來就很愛面子,很在乎形象這回事,所以難怪連遇上H1N1這種疾病的流行,都可以拿來當作自己很自豪的理由,大書特書說台灣到現在沒有病例出現,然後把從其他出現病例的國家來的人都當成是過街老鼠、病毒散播者...有點扯遠了。




有朋有跟我聊起台灣的國際地位時,曾感嘆道「台灣人就是太愛面子了,整天想當國際間的模範生,在當今國際社會這種『會吵的小還有糖吃』的氣氛下,如果台灣人肯拉下臉正視台灣國際地位問題,放下身段當個讓國際強權傷腦筋,如科索沃、東帝汶、車臣、南奧塞提亞(Oseetia) 、阿布卡西亞(Abkhazia)這些地方的人,狠狠地弄個驚天動地,讓美國、歐盟等大國傷腦筋飛來飛去忙著調停,那台灣的地位才真正有露出曙光的時候」。看完這些新聞感慨之餘,也再次深覺到台灣的政治、經濟、社會發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更替台灣人的這點「怕丟臉」性格扼腕不已。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看到焦元溥的兩篇文章,心有戚戚焉。自從來到倫敦,我也不禁對以前任由高昂的藝文票價宰割的自己感到可悲。為了看一場表演 (我又是不喜歡坐十二排以外的人),必須省吃儉用,而且看了也不一定是令人讚賞的作品。搞得表演活動令人卻步。來到倫敦後,連看世界巨星,最高票價也不過50鎊,花個台幣三千(現在還不到) ,看雷夫范恩斯在你眼前演戲,連汗水都一清二楚,還會被他口水噴到 (真的,我兩次看,一次坐第一排、一次是第五排,我喜歡很靠近舞台的感覺) ,那種爽快,真是令人感動。這邊的劇場不像台灣的劇場,是過氣明星、或是瓶頸藝人炒作話題的管道,更不要說劇場的製作,完全是不斷妥協的結果,呈現出來的作品還停留在學生製作的水準。不要說連台灣一般觀眾都很熟悉的電影明星,即使片酬都是千萬在算,也是在這邊一天到晚粉墨登台,還有一干專業演員時常表現得比電影明星還要好,而幕後團隊更是臥虎藏龍。舞台、電視、電影三方面的交錯刺激,還有蓬勃的各種現場表演,讓這邊的舞台劇不只有成熟的專業度,還有一再創新的新鮮活力。50 鎊通常是舞台劇的最高票價 (歌劇的價碼較高,會有七八十鎊以上或更高),有些表演,學生價七鎊就有,雖然是小劇場,但其小劇場跟台灣不太相同,其專業程度、作品完成度,是台灣所謂的專業、比較有錢的劇團也做不到的。究竟台灣藝文表演的票價為什麼那麼高?? 純粹是變態。將「藝術」搞得像是有錢人的名牌,把市場針對自以為有氣質的一群人,然後盡情的拿這些人開刀,於是市井小民覺得藝術好遙遠,好奢侈,有錢人只是花錢買個名牌,好像貴就是好,價格是唯一藝術的標準。整個環境越來越惡化。市場是要去開發的,但是台灣的市場開發的方式卻是用「奢侈品、名牌形象」的方式去開發,於是需要錢的劇團沒有辦法好好發揮、新血也不願加入(活都活不下去了),有錢的只是把錢再投入行銷 (廣告、塑造品牌形象),而不是用來製作、用來增加專業、用來發展。
雖然我覺得下文標題有點怪,結論說「來倫敦趁火打劫」更是怪,因為倫敦票價的「公道」並不是一時一日,而是長時間發展形成的結果,來倫敦看這些表演,是正常的享受,在台灣付那些嚇死人的票價,才是被趁火打劫的冤大頭啊。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引用自francais - 拒絕巴黎捷運的文化禮物,台灣損失了什麼?

其實,那時看到新聞的時候
我和朋友都氣瘋了 !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