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 Sylvie Guillem 跳舞,看到的不是舞蹈,總好像被她纖細的肢體緊緊抓住視線的挪移,忘卻了「動作」的形象,而是不斷渲染擴散的千絲萬縷在空氣中跳躍凌升墜落飛延。她 應該是編舞家們心中不朽的繆思,不管是和 Russell Maliphant 、 William Frosythe 、Ballet Boys 、Robert Lepage 、Akram Khan …等人合作,她的身體在編舞者的創作下,將每位編舞者的肢體哲學達到最璀璨的演繹,將身體的多樣性發揮到極致。而不管在舞台上的創作還是舞台下的對談,Sylvie Guillem 總是甩著一頭橙紅髮色帶著不受歲月侷限的俏皮和幽默,令我著迷。

 


這次的 6000 Miles Away,名字為了向日本 311 大地震的受難者致敬,結合了三支舞碼,分別由三位現代舞界大師創作。第一支舞是 William Frosythe (按此可連至 youtube 影片) (台灣目前常見的譯名為威廉佛西)的 Rearray。其實,Frosythe 的風格實在不對我的味。他最顯著的特色,就是將芭蕾的肢體語言重新拆解再造,因此在他的舞作中處處有芭蕾舞的影子,比如跳躍的姿態、手部關節的角度等,但除此之外,動作的編排接合鋪陳,則扭轉了一般人對芭蕾的印象。看他的舞,是在看身體與芭蕾語彙的不斷辯證、挑戰、探索、再創。除此之外,他也經常將舞和裝置藝術相結合,舞者移動在垂掛的鐘擺或吊圈之間,物體的固定與擺盪和舞者的身體移動應變交織對話。然而,對我而言他太過有稜有角,看他的舞像是在看理論書,無法「沉浸」。這次由 Sylvie Guillem 來演出,大概是我看 William Frosythe 最開心的一次。在作曲家 David Morrow 的清冷配樂下,穿著短袖上衣和長褲的 Sylvie Guillem 和男舞者 Massimo Murru 在昏暗冷色調燈光下、黑灰色的空間裡,像是金屬空間撞擊的回聲,或凝然而落的水滴,給我強烈的建築印象,一直想到 Richard Rogers 的 Lloyd’s builidng ,不管是變幻莫測的天光、行進間的倫敦紅色巴士或周圍的百年建築,在它身上全都收攏為簡潔泠然的金屬映照。這場舞好像是建築物內部牆面之間複雜管線間有水滴凝結、滴落、迴響。Sylvie Guillem 的身體極其柔軟,但在這場舞裡恰到好處的展現金革裂帛的冷硬感。兩位舞者唯一的赤裸的修長手臂反映著燈光形成視覺交點,手臂的動作像是繃緊的弦線互相激彈振顫。

 


 


 


 







第二段則是 Jiri Kylian 所編、由 Aurelie Cayla 和 Kenta Kojiri 合舞的 27’42’’。 看過 Jiri Kylian 許多為 Nederlands Dans Theater 編的舞,他的作品就很合我的調 ! 這支舞首演於 2002 年,並不是今年的新作。在電音鼓的重擊下 ( 音樂由 Dirk Haubrich 所作) ,如果同樣試著以建築來比喻,讓我想到的是水泥色調的 National Theatre。地上的防水布,在開始和結束都有包裹舞者的運用。兩人舞的開始像是力場的互相撞擊,隨著舞步的開展,有別於第一場的疏離,強調舞者動作間互相牽引、提拉或對立,兩人之間的互動熾熱相擊,像是冰原板塊的飄浮碰撞,緩慢的游離沉靜之間,每一次相遇都震盪心神,最終各自埋葬,隱身在灰色防水布底下。

 


 


 


 

 

第三段是瑞典編舞家 Mats Ek 的 Bye。孤陋寡聞如我,這是第一次看他的作品,但立刻深深愛上。安排在最後的Bye 將今晚拉到激情的頂端。黑色的舞台上,一扇似門的孤牆,一開始投影出 Sylvie Guillem 的凹陷多皺的大眼,好像是巨人窺看著迷你王國的舞台。鏡頭慢慢拉遠,穿著襯衫、羊毛衫、及膝裙、短襪和皮鞋的 Sylvie Guillem,東張西望一下要轉身離去慢慢變小,突然響起的音樂 (貝多芬的 Piano Sonata OP. 111) 留住她的腳步,在樂聲中她攀爬這扇門,投影與真人的結合恰到好處,投影的黑白與衣著五顏六色地復古著的 Sylvie Guillem 象徵兩個世界的分野。Sylvie Guillem 跳進了舞台,投影光打在舞台上一個一個長方形建立出空間與界線感,在空間燈光的暗去亮起、移動轉換間,Sylvie Guillem 演出一段壓抑、奔騰、又像困獸之鬥又立圖破除重圍的內心戲,好像是禁錮於狹小生活圈的女子不安焦躁的奮起之舞。當燈光投射出兩個交集的圓形,空間帶了舞台、馬戲場的隱喻,在交集與差集之間遊走,激烈快速的動作裡時常出現不自然的扭曲,在日常衣著反襯下顯得怪誕,好像突然骨折、扭傷或身體不受控制的自我行止,豐富的肢體語言刻畫了內心多變的層次,遊移在兩個世界間,帶著幽默與荒誕同時更顯深刻。最後門前聚緊了許許多多「看熱鬧的」黑白男女老幼,盯著 Sylvie Guillem 看。Sylvie Guillem 回到門的那一端,再次成為黑白人群中的一名,慢慢地退散離開。

實在太喜歡 Mats Ek 的這一場舞,在 youtube 上有風格同調的 Apartment 可看 !

 


 


 



睽違倫敦三個月,這次回來以V&A , Tent London 和 Sylvie Guillem 作開場,讓我有回家的平安喜樂。接下來這一年又是挑戰滿檔,今年看過的表演也都還沒寫筆記,要收緊心神了 !

創作者介紹

SummerVoyager 夏行者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