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劇場就是搞團隊。沒有同心協力,一個人閉門造車,難有成就。這半年來一連三次的 group work,我一次次地調整自己的步調。還記得一開始要做 Site Specific Performance 的時候,六七個人裡面,大半互不相識,兩個禮拜的 Project,第一個禮拜每天都是閒扯淡。急性子的我每天都在發火的邊緣。為什麼不選定一個主題、選定一個起點、然後開始著手進行呢 ? 為什麼總是聊聊昨天幹嘛、雜誌裡有什麼、打來鬧去哇哈哈笑一笑,或者相對無語望向虛空,但進度一點都沒有。整個討論很蒙太奇,一些片段的影像飛來散去,在口水間傳遞,但又飄散,互相拿不定主意。而最令我手足無措的,就是那些閒聊。夾雜大量極生活的對話,有很多外國人不知道的內容、文化牽扯,從他們小時候看的電視、故事書,到搞笑節目裡影射諷刺的蛛絲馬跡,雖然聽懂了也不便發表意見。而以我的個性,又是慢熱型,一開始都會先行觀察而不會立刻亂聊。於是我就一直處在一種很急、希望趕快進入「執行」而不要花三四天一直 Brainstorming、同時又疲於察言觀色的情緒裡。其實我們真正討論執行的時間不過兩天多,就完成了一場表演,甚至廣獲好評。一下子真的體驗到完成一個表演的緊湊感,同時也理解許多創意就是在酒酣耳熱之際串連起來。我一直覺得自己是那種用不同語言就會有不同個性的人,和英國同學在一起,自己搞笑愛鬧的個性要過很久才會慢慢放鬆出來,然而太緊繃的情緒只是增加不必要的壓力。用英文沒辦法像母語一樣快言快語,難免有挫折感,自卑又讓我太過謹言慎行。這時候總是很羨慕大而化之的史小姐,能夠對語言文化的隔閡一笑置之,而我就像驚惶的幼鳥,一點動靜都讓我自我懷疑。



十一月第二次的 group project,又是完全不同的故事。已有明確的設計,一開始就是要挽起袖子工作。組裡的意見又分成兩派,一派是大刀闊斧直接做,一派則是覺得要講求方法、更小心的計算權衡。而我則是中間派,吃苦耐勞無妨 (當時我們每天在十度以下的戶外工作八到十個小時,冷到骨子裡,熱茶也暖不了),只要大家互有進退、能和諧完成即可。而在這次 Project 裡我更深刻地體會到,做到死不一定有將來,正所謂做到手軟嫌到嘴軟。個性、社交、人脈的比重有時比實務技巧還要重要得多,特別是在藝術這個圈子,認識誰、跟誰做好朋友,對將來發展有決定性的影響啊。

 



雖然過程中互相埋怨的機會不少,但大家都蠻就事論事的,事後還是可以做好朋友。同時班上的感情也很快變好了。我也學會了偷懶和閒扯淡至上的技能。第三次 Group work 時候,面對從來沒碰過的考驗:Costume making,也平常心很多。仍然需要彼此磨合,但已經習慣多了,心態上不會那麼緊張。畢竟,在這些 group task 裡面,很重要的就是團隊相處、溝通磨合的過程,少給自己一點壓力,多一點玩樂的態度,反而能讓過程更和樂,也會讓人更願意和你合作。

 

 

以上照片都是第一次的 site specific performance 裡照的。主要題材是 Pigeon!



最近馨小姐開始了他們第一次的小組合作,一開始時也是怨聲連連,忍不住回想自己這半年的過程。最近遇到了瓶頸,常和同學互相傾吐對學校過於鬆懈的教學方式不滿。不過這種自立自發的決心,也許正是自由的風氣暗藏的目的吧 ? 不要依賴學校慢悠悠的懶散進度,自己多方面吸收、多往外發展,才是正道。關上門,今天看戲去 !

 


 


創作者介紹

SummerVoyager 夏行者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