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趕稿中的我,看著窗外的雪景,手邊有吃不完的零食,耳裡是談論倫敦大小事的電台,而牆上待做的聖誕作業長長一串。記得最後一天上課,我還是偷偷早退了。收拾好東西準備離開時,坐在對面的奧斯卡波特同學板起臉說:「Sit down Summer ! Do your drawings!」而我把大衣畫夾拎在手上藏在桌下,眯起眼噓他一氣。甜蜜蜜的露西巴特勒小姐過來說:「 Give me a Christmas Hug!」這一對可人兒,我很期待他們之間的天雷地火呢 !

偷偷早退,避開史都華,因為我對自己太不滿。早時,拉著史都華跟他確認我在聖誕節該做的事,手鈍腦殘的我,真的很需要再三地跟 tutor 確認、對話,偏偏 Tutor 都要用搶的。想想看我一向是翹課天后,課堂裡的誇張事說出來都沒人相信,以前仗著一點小才氣老師們多有忍讓,而我對老師的好惡也極明顯,愛的愛得要死,上課像是在看戀人,雙瞳含情脈脈分秒不失地緊迫盯人,款款深情盡訴眼底,不喜歡的可以想盡辦法睡到無天無地或者猛K金庸或者背單字。總之,不是個好學生。想不到現在的我,比之前在英國唸的兩個碩士班都要認真得多,不斷地跟 Tutor 再三溝通,跟賈姬擠眉弄眼甚至大聲呼喚 Yes I Need You ! 而兩年前我對瑪麗亞夫人是多麼敬愛有加,但愛得太深卻越是故步自封,不敢走到她的面前蒙她垂憐。想不到原來踏入創作這條路可以挖掘出這麼多決心勇氣精力和意志力。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認識到自己是如何淺薄如何手拙,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希望自己再好一點。這種不安直到聖誕假期的第三天,都還是我每晚的夢魘。

也因此,我的惡習越來越嚴重了。我的暴食症一直傷害著我的身體。吃這個行為,已經成了我唯一的壓力宣洩出口。我很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我很努力地要控制,但無論如何控制不了。這個假期,除了要趕稿、要做作業、要看戲看展、還要招待朋友,更重要的是要重新平衡我的身心靈。要重新調整呼吸,要好好對待自己的肉體。要疼惜它。就像我的同學要我 Take a good care of my hands, because hands are everything for an artist. 這是二○一○年的最後十天。讓我專心地精采每一天。

 

創作者介紹

SummerVoyager 夏行者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irebirdsuite222
  • 我好期待! 雖然不知道要期待什麼, 但是有感覺到妳心中的源源不絕! 加油
  • 謝謝你的鼓勵耶!! 我現在真的很需要…你的一句話又讓我多了些勇氣 !! 祝你聖誕快樂唷 !!

    Summer 夏天 於 2010/12/23 04:2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