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另外一篇文章中提到石南平原 Penistone Hill,忍不住又開始懷念那一望無際的遼闊。勃郎特姐妹的小說在我十歲的時候就是我的睡前書。咆哮山莊 (Wuthering Heights) 印刻在我身上的,並不是其中的愛恨情仇,而是一片暴風印象。風狂嘯的拍打玻璃,窗椽吱嗄作響。行走於牆外便是與孤獨的正面對決。如果說整本書是死亡印象,也許就太過了。但不可否認的是我們活著的每一天都在死亡的行進中。而咆哮山莊就好像是一場剝露身體、記憶、思想裡黑暗角落的屍化部位,不斷地挖著腐爛的傷口,感覺病變的擴大。

 

在此,沒有任何其他的交通方式,就是行走。來回十里,怎得有了「氣寒大漠風雲闊,春老邊城草木陰」的意象。這句詩其實是在一個徵詩活動裡看到的。小時候讀詩詞,所謂「邊疆」「塞上」「大漠」這種詞彙全靠自我想像,也許現在的孩子靠著電影可以略知一二。我至今還沒去過中國,不可否認有小小的政治影響在。而我所想體驗的,也是一個已不存在的世界吧。如果我不能放下那種「尋找」的欲望,去看現在的中國,對我來說,可能會太五味雜陳到胸臆爆炸吧!! 這樣刻意地避諱著,但在這裡,「蕭瑟」中的中文詩意卻在英格蘭裡完全地體驗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mmer 夏天 的頭像
Summer 夏天

夏行者在巴黎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