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結三位劇場界大師,2008 年底消息一公布就讓人迫不急待,劇場界鬼才導演 Robert Lepage,集結古典與現代於一身的 Sylvie Guillem,還有總是讓我目眩神迷的 Russell Maliphant,三人同台,真的是太黯然,太銷魂了!!!! 光聽名字,不少人就已經高潮了吧____至少我自己就是!! Robert Lepage 的 Lipsynch ,今年也到台灣演出,全劇長約六七小時,加上中場休息時間、放風吃飯,看一場戲花了九小時,但是毫無不耐,一氣呵成,節奏快慢得宜,場景與故事線交錯轉換 間疏落有致。他的歌劇製作 Rake's Progress,結合創意與幽默,也是一場值得一看的作品。而 Sylvie Guillem 和 Russell Maliphant 長期合作,還有燈光師 Michael Hulls,肢體與燈光共舞,每次演出都不容錯過。如果這些輝煌耀眼的名字還不夠讓你心動,別忘了,連服裝都是由 Alexander McQueen 設計的喔 (今年初的自盡,真的讓我太難過了!) 。這樣的合作陣容,對舞迷戲迷們來說,真是太奢侈的夢幻享受了吧!!! 是不是讓你也忍不住感動到熱淚盈眶了呢 ? 也難怪,雖然那年第一次看,我就忍不住覺得反胃不適,這次 Domi 來,還是決心要跟她一起再挑戰一次。

 


然而,這次讓人流淚的,並不是洋蔥,也不是一場完美的饗宴。還不如說,我們是被拉帕吉先生給逗笑到遏止不住,留下充滿歡笑與娛樂的眼淚。
Eonnagata 的發想起點是一位十八世紀的法國傳奇騎士 Chevalier d’Éon,他身兼外交官、騎士與間諜多重身份,而且他過了半輩子的女身和半輩子的男身。藉由這個故事線,Eonnagata 旨在探索性別的可能性。而舞台上的三名大師,其實都是演繹同一個人。因此,時時看到他們三人對舞,就好像摸索著一個人內在的多重面向。此主題也許會讓人直覺地聯想到吳爾芙筆下的 Orlando 奧蘭朵,性別的存在、自身的定位與外界的解讀,再加上歷史的進程,似乎保證了一個精采的夜晚。


但不知何故,在這個法國故事裡,他們決定加入大和文化的元素。使用和服的寬袖或版型,加以解構而前衛化,是我可以理解的。畢竟服裝和舞者的動作緊密相連,將一些和服的輪廓和法國十八世紀的裙撐等加以結合,在光影的襯托下,的確有詩意的效果。然而,一開始我們的拉帕吉先生頂著臃腫的身材 (嗯,比上一次看到是更形矮胖了),在雷電交加中成了一名舞劍的騎士,雙手舞劍,外套隨著動作飛舞,鼓擊聲中原該充滿力道的華麗開場,卻忍不住讓我噗哧而笑。相信我,以我一進劇場立刻嚴肅不苟言笑的個性,如果此景如詩如畫,我是絕對不會笑出來的。這____ 簡直是在看學生製作啊 ! 因為實在是太半調子了 ! 感覺力道不夠,動作沒有到位,沒有屏氣凝神、靜如處子動如脫兔的沉穩和敏捷,只感覺到遲緩而笨重的印象。

 


不過,這並不是拉帕吉最大的敗筆。最糟糕的是他決定化上日本藝妓式的妝容,跳一場扇子虛掩著嚇人的白面、金髮蓬亂的舞。 他的確呈現了人在絕境之時鋌而走險不顧一切的意念,但是他肢體的笨重、表情的拙劣,老是感覺慢了一拍、肢體的伸展老是不到位,嚴重地拉低全劇水平。請不要誤會,我真的不是對 Lepage 有偏見,我明明很愛他的啊 ! 我也不是對胖子有意見,但是如果你知道你的 Costume 就是會緊緊地包裹住你的下半身,而由於質料、輪廓及白色的關係,有些服飾則更突顯上半身的肥大和啤酒肚,在這些情況下,還不知道自己要稍微注意一下體態,我不得不說,似乎並不是個專業的演員啊 ! 同台的 Russell Maliphant 和 Sylvie Guillem 是什麼人物 ! 並不是說身為舞者就必須要身材纖細,我看過許多在台灣人眼中是肥胖等級的舞者,照樣身輕如燕,跳躍穿梭間靈動自如優雅飄逸。Maliphant 和 Sylvie 的身形清瘦而渾身是肌肉____真的,每次看 Sylvie 我都忍不會讚嘆她全身肌肉線條超明顯____,而舉手投足間處處帶著不費吹灰之力的遊刃有餘輕鬆寫意,對比之下,Lepage 整個拉低了水準 !

 


而就故事線的表現來說,嚴肅與幽默的不到位,搞得有些地方像是太刻意而略顯愚蠢的搞笑,沒有好好拿捏正經、優雅、詩意的部分與幽默、玩笑部分的轉換,變得四不像。而日本元素並沒有好好地加以消化,比較像是學猴戲式的大雜燴,東加一點西加一點,欠缺整體感。而在演戲的部分 (有口白對話) 和 舞蹈詮釋的轉折處,有時轉得不夠順暢圓滑,也是造成片斷感的原因。簡而言之,拉帕吉不會跳舞,而希薇姬蘭不會演戲。除此之外,不得不說拉帕吉在掌握視覺呈現的工夫獨到,許多畫面都美得讓人心折,但是它們都是太瑣碎的片段,沒有一氣呵成反而成了必須刻意尋找的亮點。就好像一道菜,香料的種類與比例使用得絕妙,可惜的是主角羊排卻是太老太硬,最終仍然食不下嚥。不得不說,整場我的感覺就是兩名曼妙的舞者跳著悅目的舞,一到該說話的時候就口吃,旁邊還有一名喜劇演員故作正經的穿梭其間舞動來去企圖博得滿堂采。但我只是被逗得流出了眼淚。

創作者介紹

SummerVoyager 夏行者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