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發表於黑秀網>

從 Mercel Duchamp 在上世紀初,將 Readymade 製成品放進畫廊空間開始,在百年間,如何使用現成物和拾得物作為藝術概念表現的素材,已經歷過各種不同階段的發展。在七零年代,使用 readymade 的佼佼者之一,就是如今已年過六十的 Tony Cragg。

在大量消費的時代,消費行為本身和商品所承載的意義都越來越繁複,而使用現成物來作為媒材,運用了商品本身的商業標籤與功能/需求的互動關聯,同時帶出消費者與使用者的身分、背景、購買動機與使用記憶。Tony Cragg 式的現成物藝術,在於講求工整的排列,藉由羅列來啟發物件、生活與外界環境的種種關係。以 1975 年的作品 Stack 為例,將各種日常生活用品層層疊疊的堆積成正方形,物件牽連著生活氣息、觀看者的自身記憶,同時也和地層作連結,暗喻著人類行為決定自然地貌,大環境和科技與工業發展的習習相關。



Schüssel / Bowl, 1981
Tony Cragg 式的現成物藝術,在於講求工整的排列,藉由羅列來啟發物件、生活與外界環境的種種關係。




Fast Particles all kinds of materials on wood, wax, 1995
Tony Cragg 使用現成物來作為媒材,運用了商品本身的商業標籤與功能關聯,同時帶出消費者與使用者的使用記憶。



而後,他將塑膠碎片拼貼於牆上完成個人的肖像畫,其中最著名的便是 1981 年的 Britain Seen from the North。雖然 1949 年出生於英國利物浦,並且在倫敦的 Wimbledon School of Art 與 Royal College of Art 完成學業,同時在 1988 年拿下指標性的透納獎 (Turner Prize),但其實自 1977 年從 RCA 畢業之後,Cragg 便搬到德國的 Wuppertal 定居。1981 年,正當英國處於經濟與政治的動盪轉捩點時,Cragg 回到英國旅遊,運用當時他常用的各種彩色塑膠碎片來作畫,一個橫倒的七彩英國本島版圖於焉誕生,而在北端,一個代表著 Cragg 自身的人形輪廓正凝視著英國。已在德國定居的 Cragg,在這一趟的旅程中,開始以外來者的角度觀看祖國的種種變化,而造就了這幅自我與認同的肖像畫。Cragg 在訪談中表示,他的作品中,material,object 及 image 是呈現三角平衡的關係。他常常花很長的時間來觀看、認識一樣素材,讓素材的特色與可能性慢慢地在心中發酵。物件的交錯、堆疊、拼貼呈現了獨特的細節和全觀景像。三者間的化學變化是他作品的源頭和骨幹,三個面向組合成一個完整的作品,同時表現了物件與材質的可能性,也透露了創作者本身的認知與潛意識。

在八零年代末與九零年代初期,Cragg 不但嘗試了一系列的蝕刻畫,也開始發展對瓶瓶罐罐的濃厚興趣。對 Cragg 來說,實驗室裡的燒瓶、窄口壺,家裡的花瓶、酒瓶、化學藥劑瓶,裡面所承裝的,是日常生活的片段,是科技發展的縮影,而在成為藝術家之前,曾經修習科學的 Cragg,也將自身的經驗融於作品中。而他在 1998 年所作的 Eroded Landscape,白色霧面的瓶瓶罐罐藉由精準的堆砌,水平與垂直的交錯,形成一座純淨的建築,在燈光下熤熤而立。

在九零年代後期開始,Cragg 的雕塑走向完全不同的領域。使用銅、不銹鋼、石膏、陶瓷、木材等等,Cragg 的雕塑擺脫了早期 readymade 的影子,而呈現了一座座凝止的流動,最為人熟悉的是一系列以人像側面為主題的作品,包括 In Two Minds (2002),Line of Thought (2002),Out of Sight,Out of Mind (2003) 等等,在南港科學園區裡的 Bent of Mind 也是 Cragg 在此時的作品。人面的交錯,水平的浮動流淌,將人體和自然五行完美地結合,人與人、人與自然的關係同時都被隱喻著。除此之外,自然界的萬物一直是 Cragg 的主要靈感來源,自 2000 年起他也製作了一系列探索有機形體的雕塑,包括 Turbo (2001),Ferryman (2001),Tongue in Cheek (2002) 等。也許因為年紀的增長,Cragg 的作品不如早期的活潑,卻多了一分沉靜穩定的動人力量。



Hedge,不是一般所見如常的樹籬,而像是一個個有機體交相遊戲而搭建成的夢幻森林。



而此次在倫敦西北區的 Lisson Gallery 展出的作品,都是 Cragg 在近兩年間所完成的新作。從一進門時的 WT (cube),斜倚的正方體間橫豎交錯,形體所表露的穩固感和傾斜所透露的不穩定同時拉鋸,造成視覺上的不安。WT 標示了 Cragg 的雕塑中慣有的主要概念:流動感。即使乍看之下紋風不動地正方體,也正暗示著不穩定。使用玻璃纖維的 Hedge,不是一般所見如常的樹籬,而像是一個個有機體交相遊戲而搭建成的夢幻森林,又像是鬼魅附身的白骨迷宮。Cragg 的巧手,讓凝定不動的素材產生呼吸的振動,生命的可能,越是觀看,越是相信一轉身,一切就將活動起來。



Tony Cragg: Hedge




Hedge 局部



今年完成的新作品 Elbow,則在一眨眼間,將我們帶到高山之巔觀看雲海。雲彩般的流動,在室內展室裡卻吹進了山林間的清風。放在庭院裡以白色石材所作的 WT,彷彿是雪融的瞬間,又像是堆疊的唇語,正窸窸窣窣地低語。而此次展覽中,最讓人難以忘懷的,便是 Companion 和 Hamlet 了。在 Companion 中,Cragg 式的生命力一覽無遺,張牙舞爪的勃發著,像是此刻春天不斷抽長的新芽,也像是內心震動的欲望。而 Hamlet 有別於其他帶著恣意與瀟脫的作品,是一座木製高塔,彷彿是囚禁的哈姆雷特的城堡囚籠,而隨著不同的角度,高塔之間的空隙也隨之光影變換,像是深井,是隱閉的秘密,是暴風眼,是窺伺的瞬間。



Companion 的姿態如張牙舞爪的勃發著,像是此刻春天不斷抽長的新芽。




Tony Cragg: Hamlet




Tony Cragg: Hamlet




Elbow 這件作品讓展室裡卻吹進了山林間的清風



每一座 Cragg 的雕塑,都歡迎著觀者的自由詮釋,在形與體的對話間,有無止盡的可能性。充滿動態感的作品,搖撼了白色的展示空間,和觀者的世界。直到推門而出的那一刻,都還感覺得到吹拂在耳際的生命力。

創作者介紹

SummerVoyager 夏行者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ummyzealot
  • Tony Cragg讓人想到野口勇的作品呢
  • 的確有那麼一點聯想呢,我也很喜歡野口勇!!

    Summer 夏天 於 2010/11/02 09: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