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2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很意外地發現 Hofesh Shechter 居然不在 Wikipedia 統治的範疇裡,害我一時興起真想列一個條目。不過他的同鄉 Jasmin Vardimon 也不在 Wikipedia 上,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兩位當代舞界鉅子居然都逃開 Wiki 的魔掌,讓我猜想他們應該是有意共謀的。這位在短短數年間讓倫敦為之瘋狂的舞者,來自以色列耶路撒冷,當兵時加入Batsheva Dance Company,在法國學過音樂組過樂團,2002 年隨著樂團來倫敦,跟著 Jasmin Vardimon 跳了一陣舞,隔年編了第一支舞,立刻石破天驚, The Place 馬上請他協助編舞。自此之後,他似乎跳過了「堀起」的階段,直接從異鄉人變成大師。也許是他在倫敦堀起之故,且目前長住於此,大夥時常直接把他當倫敦的資產,提到他的口吻總是帶著老相識的親暱。這是倫敦迷人的地方。來自各地的人在此撞擊,開花結果,於是也許並不英國的浪者,都被倫敦擁抱同時也不得不擁抱倫敦。

上篇文講 Bonachela 的時候,實在感性地太過火。八成是聖誕團圓時節內心也格外柔軟。這次廢話不多說,直接看段影片,Dance speaks louder than words。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今年的聖誕節太美好。而其中最美好的一件事,就是我和 M 夫人再次搭上話了。這輩子,遇到的良師益友不勝其數。然 M 夫人是唯一一位讓我在心中謙卑地稱呼她為「Mentor」的人。因為自己的殘敗,前陣子一直閃躲著她。只敢在心中一遍一遍地迴帶她的聲音是如何優雅而從容地,將那些大部頭的論述,化成篇篇,翩翩,繞樑三日餘韻不絕地篇章。想著她,我坐下來,鼓起勇氣,把我想寫但一直不敢寫的,努力寫出來。先從 Bonachela Dance Company 開始。不過,請閱讀者的你,務必配合服用下面的音樂。快按下播放鍵吧 !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認識 Kneehigh Theatre 的起始是 2008 年,改編自著名電影及舞台劇作家 Noel Coward 的 Brief Encounter 。這場戲看了三遍,餘味猶存毫不厭倦。有趣的是,越是這種「讀你千遍也不厭倦」的戲,我越寫不出東西來。小心翼翼地藏在心底,珍之視之。好像品嚐到絕世珍饈,不能下嚥又不能吐出,只能含在舌間不忍它化了淡了。

接著是 2009 年的 Don John,講的是唐璜的故事。搬到 1978-79 年的倫敦,在經濟蕭條政局不穩的英國。舞台設計、豐富而多樣化的現場音樂還是有 Kneehigh 一貫的風格,但一些小缺陷讓整齣戲不夠完整,差 B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omplicite 在 A Disappearing Number 中,有用到印度鼓及印度舞的元素,而在 Shun Kin 春琴中,則向日本文樂偶戲師法,試圖營造符合谷崎潤一郎在「陰翳禮贊」中的美學觀。谷崎潤一郎的原著「春琴抄」,以第三者考究的角度,述說明治年間一位盲人三弦琴師傅春琴與她忠實的僕人/丈夫佐助的故事。從第一人稱「我」行經春琴在大阪的墓地,因而前去探訪為始,帶出「我」一路尋著後人編載的春琴傳記,輔以僕人或前輩的言證,反覆考察思索的過程。雖然全書刻意營造紀實意味,包括細標年代、詳述背景,且「我」對書中書的春琴傳記不時提出自己的看法和臆想,但整個故事都是谷崎潤一朗虛構的。而在 Complicite 的改編版本中,除了在原作的「明治年間的春琴與佐助」以及「昭和年間第一人稱敘述者『我』」兩個時空之間,再多加上一個角色:現代__平成年間__的中年女性配音員,擔任旁白角色。


 

全劇中心的春琴,從小就甜美可愛備受眾人疼惜,然而由於意外 (疑似遭嫉) ,在九歲那年雙目失明之後,春琴放棄原先習舞的念頭,而完全專注於修習三弦琴。服侍她的小男僕佐助,每天隨侍於旁,也起來習琴的念頭。原本只能在午夜趁眾人入睡之際偷偷地在月下練習,被發現之後,由於春琴向父母求情,於是佐助正式地成為年幼春琴的弟子。春琴自己雖然深受師傅春松檢校的寵愛,但經常見識到春松檢校對其他門生的嚴厲態度,便將這一套身為師傅的威嚴,帶到佐助身上。開心的時候咯咯笑著宛如鶯啼的春琴,時而爆發出性格中的殘酷陰暗,拿著藤條懲罰佐助,口出惡言,任由佐助一再卑躬屈膝只求討她歡心。這樣的主僕/師徒/施受虐關係,從童年延續到少年,從三弦琴延續到床笫之間。雖然一開始春琴不肯承認兩人的性關係,且在人前兩人份際分明,嚴守師徒規範,絲毫透不出半點愛意,但這自始至終沒有明訂的夫妻關係是公開的秘密。由於眼盲的緣故,春琴從沐浴、大小便、飲食等一切事情都是佐助在旁協助,心高氣傲、非常注重形象的春琴,只會在佐助面前現出生理需求的真實與不美麗。而佐助則永遠是陪侍一旁,唯春琴是命的角色。然而春琴除了性格乖戾,奢侈享受,且自傲驕縱,讓她不管在自家房舍僕役之間,或者是愛慕傾心於她的學徒間,抑或是三弦琴師傅間,都四處樹敵。她的個人作風備受爭議,而她和佐助之間的曖昧也扎著愛慕者的眼。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直不敢寫 Complicite。我對 Simon McBurney 的演技和導演功力是肯定的,至少半年前的 Endgame 留下不壞的餘味。也許少了那麼一點深刻的蘊釀,但也就多了幾分平易近人的淺近感。對於大部分走入 West End 的人客們,應該是合乎大多人的需求。反倒是 Simon McBurney  所領軍的 Complicite 劇團,聽過太多人的大力稱讚,我卻一直如刺哽喉,總是看得不大爽快。簡單說來,Complicite 力求多種元素混合併用,包括偶戲、投影、影片、異文化的援用等,而在敘事上多以多重線索、多元時空交錯並進,將當下的角色,和過去事件承接呼應。這些特色,在劇團完全主導創作的 「A Disappearing Number 消失的數字」和「Shun-Kin 春琴」中都十分明顯。

                     


先說 A Disappearing Number 罷。一直不敢寫這場戲的心得,主要是因為裡面提到了我花一輩子試著逃離的數學啊 ! 我承認數學是美麗的,但我對它的理解也僅止於隱約的詩意而已。戲的起點是一場旁白,帶著莎劇式開場白的意味,強調了劇場的「戲劇性/虛假性」。開場白拉出了第一幕,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是以前寫的舊文…有空的話可能會另外寫一篇吧…



這兩個體格健美、氣宇軒昂的大男生,在七年前創立了Gorge Piper Dances,舞團名字由兩個人的中間名組成。但是他們更為人熟知的稱呼,大概是Ballet Boyz,這名稱源自於幾年前他們用簡單的攝影器材在Channel 4播出的一系列紀錄片。他們叫William Trevitt 和Michael Nunn。他們是叛逆不羈的芭蕾舞男孩,他們是現在英國家喻戶曉的名字。十年前,他們義無反顧地離開了皇家芭蕾舞團,一年半後,他們又義無反顧地離開了日本的K Ballet。這兩個難搞的舞者,大概沒有任何人願意聘用他們吧。於是,他們決定聘用他們自己 ----他們當自己的頭家,共創了成員只有他們彼此的舞團,GPD,George Piper Dances。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嘿,你要小心點,別洩露太多訊息。我可以清楚地看見你啦」他這麼說。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正在趕稿中的我,看著窗外的雪景,手邊有吃不完的零食,耳裡是談論倫敦大小事的電台,而牆上待做的聖誕作業長長一串。記得最後一天上課,我還是偷偷早退了。收拾好東西準備離開時,坐在對面的奧斯卡波特同學板起臉說:「Sit down Summer ! Do your drawings!」而我把大衣畫夾拎在手上藏在桌下,眯起眼噓他一氣。甜蜜蜜的露西巴特勒小姐過來說:「 Give me a Christmas Hug!」這一對可人兒,我很期待他們之間的天雷地火呢 !

偷偷早退,避開史都華,因為我對自己太不滿。早時,拉著史都華跟他確認我在聖誕節該做的事,手鈍腦殘的我,真的很需要再三地跟 tutor 確認、對話,偏偏 Tutor 都要用搶的。想想看我一向是翹課天后,課堂裡的誇張事說出來都沒人相信,以前仗著一點小才氣老師們多有忍讓,而我對老師的好惡也極明顯,愛的愛得要死,上課像是在看戀人,雙瞳含情脈脈分秒不失地緊迫盯人,款款深情盡訴眼底,不喜歡的可以想盡辦法睡到無天無地或者猛K金庸或者背單字。總之,不是個好學生。想不到現在的我,比之前在英國唸的兩個碩士班都要認真得多,不斷地跟 Tutor 再三溝通,跟賈姬擠眉弄眼甚至大聲呼喚 Yes I Need You ! 而兩年前我對瑪麗亞夫人是多麼敬愛有加,但愛得太深卻越是故步自封,不敢走到她的面前蒙她垂憐。想不到原來踏入創作這條路可以挖掘出這麼多決心勇氣精力和意志力。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認識到自己是如何淺薄如何手拙,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希望自己再好一點。這種不安直到聖誕假期的第三天,都還是我每晚的夢魘。

也因此,我的惡習越來越嚴重了。我的暴食症一直傷害著我的身體。吃這個行為,已經成了我唯一的壓力宣洩出口。我很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我很努力地要控制,但無論如何控制不了。這個假期,除了要趕稿、要做作業、要看戲看展、還要招待朋友,更重要的是要重新平衡我的身心靈。要重新調整呼吸,要好好對待自己的肉體。要疼惜它。就像我的同學要我 Take a good care of my hands, because hands are everything for an artist. 這是二○一○年的最後十天。讓我專心地精采每一天。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Lancashire Hotpot

已經好久沒在家認真做菜了。七月開始上課後,吃東西一天比一天隨便。這幾天連日下雪,結冰的路面讓我滑了好幾跤,完全打消出門覓食的念頭。在家東瞧西看,想念起好久沒做的 Lancashire Hotpot 蘭開夏燉羊肉。英國的羊肉又鮮又嫩,煎煮炒都好吃。雖然叫做 Hotpot,但跟我們的火鍋一點關係也沒,需要的手續也很簡單,最重要的是要有個好烤箱即可 !

材料:

 

羊肉 : 我用的是 stewing lamb,愛吃肥肉油滋滋的我,特別找了油脂多的。這個就看個人喜好囉 !
羊肝:Lamb Liver
月桂:Bay Leaves,我家的月桂一時用完了,又懶得出去買,就用別的香料代替。
           Rosemary 迷迭香和羊肉很和,另外我很愛 Thyme 百里香的味道,所以就亂加了這兩種。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