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4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載於黑秀網>>

對當代藝術或是織品設計有興趣的人,對 Yinka Shonibare 想必不陌生。在二零零四年,他是 Turner Prize 的候選人,在二零零七年台灣的 Fashion Accidentally 也曾展出過他不管對藝術或時尚都具啟發性的作品,他近年來在歐美各地的展出,也不斷引起各界的重視。而在今年中,他的作品 Nelson’s Ship 將登上 Trafalgar Square 的第四基座,繼承在國家藝廊前宣揚英國當代藝術的傳統。

 

2010 年,名為 Nelson’s Ship 的作品將登上 Trafalgar Square 的第四基座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看完之後的首要感想,就是本劇恰如其名,果真是 Sweet Nothings ! 在華美的金箔下,包裹著世紀末的頹廢與茫然的青春幻夢。這樣的劇本,在現代的眼光看來,似乎平淡無奇,一百多年前的盲目情愛,慾望遮眼,和你我在少年時所做的瘋狂事沒什麼兩樣,又為何能成為一代經典 ?

在十九世紀,歐洲正面臨政治與經濟上的巨變,包括了民族主義的興起、帝國的共組與瓦解,工業革命的散佈促使了經濟與社會結構的改變,科學發展的日新月異,馬克斯思想的興起等等,瞬息萬變的大環境,也衝擊著藝術與文化,一反十八世紀的新古典與理性主義,開始了浪漫主義與印象派,並在十九世紀下半激起了象徵主義的發展。而在 1890 年代,產生了所謂的 Fin de Siecle 時期,此時的文學與藝術大家,如唯美主義的王爾德,畫下巴黎蒙馬特的妓女、舞伶身影的羅特列克,其作品都旨在捕捉當時面對世紀末的不安、困惑、放蕩、頹廢 (Decadence)。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你看過「飄」這部厚重的小說,或者看過電影版「隨風而逝」,對費雯麗飾演的郝思嘉 (Scarlett O’Hara) 念念不忘,還清楚記得電影一開始她坐在大橡樹下,一身白底綠花的洋裝襯得她白皙的皮膚更加嬌艷可愛 ; 她和白瑞德 (Rhett Butler) 的糾葛讓你隨之同悲共喜 ; 當她回到家園面對破碎的美國南方,堅強地站立於夕照中,紮根於陶樂的土地上 ; 當她在最後淚已淌盡,說著:「Tomorrow is another day...」總是讓你泣不成聲,那麼,這場在 Barbican 的小劇場 (The Pit ) 演出的 Architecting,絕對會令你感觸良多。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已刊載於藝術收藏與設計

Anselm Kiefer的展覽,已成為倫敦每年都讓人期待的盛事,其 作品除了每年在White Cube展出,也經常佔據 V & A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RA (Royal Academy of Arts)、Tate的展場。有人說,在這個藝術越來越商品化、服膺於市場喜好的運作之下,Anselm Kiefer是現今少見的「嚴肅藝術家」,他的作品的始點,總是許多人不願正視的主題:歷史,集體記憶,傷痛。

這一切,都和Anselm Kiefer的背景習習相關。出生於1945年,正 是二次大戰結束的那一年,也是他的祖國德國成為戰敗國的一年。在希特勒納粹統治期間,文化、藝術、思想的活動都受到嚴重壓迫,因此當 大戰結束,德國人面對的不只是戰敗的恥辱、經濟的挫敗,同時還有藝文上的落後。國家內部的不安,加上國際間深恐納粹主義的餘毒復燃, 造成德國人在戰後十年間,一直對納粹歷史抱持逃避與刻意遺忘的態度。當時的藝術家們,急於認識與擁抱在戰爭期間新興於其他國家的抽象 主義。抽象主義之所以成為戰後德國藝術圈的潮流,是因為不合納粹品味,於是戰後英法美等佔領國有意識地重振抽象主義在德國的地位。而 人們心中的不安、對國家自我認同的質疑,則促進了存在主義思潮的發展,強調個人意識、探討生存本質,迴避歷史、社會等大環境相關議 題。急於發展的熱切與對過去的隱晦壓抑,造就了社會上充滿矛盾的氣氛。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喜歡帶著隨興的心情走進戲院。事前不知道太多,直到幕啟燈亮,在毫無準備的盲目狀況下,任各種故事,各種影像,各種動人心弦的片段帶著我泫然欲泣或縱然歡笑,或驚奇喜悅或失望不滿。冒險的興奮與既來之則安之的泰然。

不過,當我這次坐在 Royal Court Jerwood Theatre Upstairs,很難不感到一點緊張。兩排階梯座椅相對而立,於是當你選定座位,就必須和對面的觀眾直截地大眼瞪小眼。觀察每一個觀眾進來時的反應,成為等待開演前的娛樂。手中握著香檳,原本泰然自若落落大方的每個人,都被這樣的座位配置愣了一下,猶疑著哪邊是比較「安全」的座位。第一排是最慢被坐滿的,而不得不坐在第一排的人,在坐下時臉上都帶著一點無奈和尷尬的微笑。當第一排也被坐滿之後,中間的走道狹小得連走路的空間都沒有,讓人好奇究竟「舞台」在哪裡 ?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五月即將到來的議會大選,已將整個英國鬧得沸沸揚揚。而在之前的歐洲議會選舉,原本大多數人不齒的 BNP (British National Party) 居然出乎眾人意料地,拿下兩個席次。當工黨與保守黨紛紛表示對這樣的結果「感到噁心、可怕」的同時,也提醒了英國人和所有在英國居留、工作、唸書的外地人,移民問題已越演越烈,必須正視如此棘手、牽動著不同人種、不同膚色底下纖弱神經的議題。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本文已刊載於 藝術收藏與設計

位在倫敦Chelsea區的 Saatchi Gallery,一直是散步的好去處。2008 年遷址到國王路上的約克公爵軍團總部,即被譽為倫敦最美的藝廊空間之一。本體建築由 John Sanders 設計建於1801 年,經過重新整建後,淺色的木地板、白牆和高闊的窗欞,組成了十五間大小相似的展室。館前的操場,更增添了幾分氣派。一直是當代與前衛藝術重鎮,在藝術拍賣公司 Phillips de Pury & Company 的贊助下,全館免費開放,而且也開放民眾拍照,每次來此,總是遇上各種不同學齡的孩子和少年少女,在老師的帶領下,自由地流連於展場間,是老少認識當代藝術的好所在。

2010 年一開始,當樓下「抽象美國」的展覽還沒結束,頂樓展出為期短短一個月的 Franks Suss Collection 。為了讓民眾多一點接觸私人收藏品的機會,Philip de Pury 舉辦了一系列在收藏家的協力之下,將個人收藏公開展示的展覽。此次由 Tamar Arnon 和 Eli Zagury 策畫,挑選來自 Simon Franks 和 Rob Suss 兩位收藏家的數十件作品展出。其中囊括來自歐美亞非各地的二十位藝術家,而最為人所注意的,是此次強調對堀起中藝術家的重視,並展出了許多中國及日本藝術家的作品。

 

一走進展室,就有一件鮮紅色半人高的群像雕塑吸引住眾人的目光。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