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全文已刊載於黑秀網,特約作者:蕭永明、洪夏天,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


建築是現代城市最重要、最直接的風景,也是每天我們生活的場域。倫敦每年九月初的一大盛事,就是 Open House,開放參觀日。在短短的一個周末裡,有超過七百座建築開放民眾參觀。其中包括議會大廈、外交部(加拿大及印度事務部)、市長宅邸、皇家法院等歷史悠久的時代建築,還有 Norman Foster (Erotic Gherkin ) 和 Richard Rogers (Lloyd’s of London 、Maggie’s Centre) 等當代建築界大師所做的地標性建築,以及平時十分隱秘的個人私宅。這些並不只是開放參觀,並且有印製的相關資訊及專人導覽,整個城市剎時間變成巨大的遊樂園,讓每日身處其中卻不得其門而入的民眾們一窺大門背後的神祕世界。

一、The Berresford House


建築師 Ivor Berresford 的私宅,是愛好極簡建築者的樂園。如果你喜歡充滿開放感的空間,注重光與影的影響,這棟 Berresford House 將是你的朝聖地。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全文已刊載於 Art Collection + Design 雜誌,撰文者:洪夏天,轉載請註明出處。

位在 Trafalgar Square 旁,介於通往 Soho 、 China Town 和 Covent Garden 的隘口,這裡是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國家肖像藝廊,專精於保存數百年來的各種肖像畫。而從攝影技術不斷日新月異開始,這座藝廊也致力於鼓勵、刺激肖像攝影的發展。有趣的是,國家肖像藝廊的成立,必須要歸功於三位並非是藝術界的政治人物。他們都是歷史學者和國會議員。在 1856 年,因為 Philip Henry Stanhope 一再提議, Thomas Babington Macaulay (1800-1859) 和 Thomas Carlyle (1795-1881) 的支持,終於通過成立肖像藝廊的法案。在成立之初,以收藏對歷史、國家、文化、學術有卓越貢獻者的肖像,隨著時代變遷,肖像藝廊展出的作品不再以「偉大人物」為主角,而將人物像變成一種全民運動,廣邀民眾、各界的參與。每年,分別舉辦兩項眾所矚目的人物像競賽,一為畫像,一為攝影。以攝影肖像為主題的 Photographic Portrait Prize,每年年中開放十八歲以上的民眾投件競賽,希望大家一起用自己的角度,表現出所謂「肖像」的各種可能性、多變的角度與風貌。不管是業餘的攝影愛好者,還是專業的人像攝影師,主題可以是名流政要,或是鄰家幼女,都能參與角逐獎金高達一萬兩千鎊的大獎。而這項由肖像藝廊主辦的比賽,隨著贊助商的不同而有不同的名字,比如03-05 年間,稱作 Schweppes Photographic Portrait Prize,去年開始則首度由 Taylor Wessing 法律事務所奪得贊助權,因此這兩年的比賽稱作 Taylor Wessing Photographic Portrait Prize。

雖然此次展覽十一月中才開始,今年的優勝入選名單已經公布四名進入決選的作品。第一位榜上有名的,是近年來火紅的英國職業攝影師 Vanessa Winship。她在東歐住了近十年的時間,為法國公司拍攝紀實類攝影。過去四年她主要在伊斯坦堡活動,題材圍繞著死海沿岸居民的日常生活。這一系列的影像成就了攝影集 Schwarze Meer,並以此奪得數項大獎。包括義大利的 Orvieto Book Prize,World Press Photo 的首獎,及坎城索尼 World Photography Awards。在她的 Sweet Nothings 作品集裡,主題在於東安納托利亞(小亞細亞)、亞美尼亞、伊朗、伊拉克等國邊境的女學生。黑白的色調,真實無華的表情,是 Winship 作品的特色。而會針對在特定地區,則是因為地處東西文化的交界,長年宗教、戰爭衝突不斷,但同時又進行著日常生活上的交流與無可避免的文歷史交融。這種特別的狀況,令 Winship 深深著迷。她鏡頭下的女學生,經常是三三兩兩出現,在 Winship 的提議下,她們會帶著姐妹或同學一起入鏡。面對鏡頭,Winship 提供一個讓她們畢生難忘、成為視覺焦點的機會。在鏡頭下,她們帶著肅穆又莊重的神情,但隱隱地不安、或友伴的嬉笑,仍時不時地透露出來。在簡單的背景和構圖上,展現出動人的真實與純真。此次入選的,是在她的新系列 Georgia for a Song 裡一幀參加婚禮的少女的獨照,拍攝於喬治亞的首都 Tbilisi。她的細緻、精巧的身形與打扮,透露著含苞待放的嬌羞與青春的自信,讓 Winship 深深著迷,為她拍下這張照片。

同樣往來於歐亞交界的,是以色列攝影師 Michal Chelbin。她對於主題的選擇及自然光的運用,可以看出前輩 Diane Arbus 的影子。前陣子她針對雜耍特技表演者所作的一系列人物照 “Strangely Familiar” 裡,清晰地透露出她特有的創作風格。鏡頭下,他們身著工作時的表演服裝,卻在工作場所以外的地方進行拍照。房間裡,沙發上,公園裡,函洞下。服裝讓他們帶著一種專業的自信,但身處不同的空間,卻又暴露了不安、滑稽、夢境、異世界…等等情緒與聯想,充滿反差與戲劇性。這種「頓失憑依」的脫離感,被她廣角鏡頭的使用、顏色選擇與烘托加強了對比感。Chelbin 嘗試著將「資訊與神祕、青春與蒼老、大與小、正常與異常」等等對比都在方正的照片裡顯示出來,她想表達出同時包含著公開與私密,且想像與紀錄性兼具的攝影世界。這樣的理念,讓她呈現影像時,藉由構圖與色彩,力求呈現出既寫實又超現實的作品。鮮艷飽和的色調,明與暗的分野,都讓她的作品讓人感覺熟悉又遙遠。而此次入選 Photographic Portrait Prize 的作品 Stas,來自她以監獄受刑人為主角的一系列人像照。排列整齊的房間裡,主角 Stas 一人側靠著床,直視鏡頭。這裡是俄羅斯戒備最森嚴的監獄,Chelbin 為了攝影,在這裡待了數天。直到最後一天她才發現這位年僅十五歲的受刑人。為了取得他的信任, Chelbin 花了數小時和他長談。直到拍完後, Chelbin 才知道,這位年輕的小伙子已經因為謀殺罪而被判死刑定讞。也許,這就是為什麼他雖然年輕,卻感覺雙肩沉重、承載不堪負荷的晦暗感的原因吧。

Girl (2009) by Mirjana Vrbaski

Summer 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